Ernesto Castaneda是美利坚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以及移民研究中心主任。Castaneda解释了为什么移民是缓解美国人口下降趋势的重要力量以及为什么其对美国的经济和美国的全球力量有重要作用。以下是本次The Conversation采访Castaneda教授的一些重点内容摘录。

您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我领导着学校的移民研究中心,在那 里我们围绕移民问题进行所有方面的研究。例如,研究移居国外的人们(emigration) — — 离开他们出生地所在国家的人;或者是国内移民(internal migration) — — 在一国国境之内进行迁移的人们。有数百万的人们居住在和他们出生地不同的州或省,比如说在中国和美国。我们同样研究国际移民,寻求庇护的人们(asylum seekers),难民,以及为了寻求更好的经济机会或者和自己的家庭团圆而穿越国境线的人们。

我们在哥伦比亚特区研究了来自 中美洲和 阿富汗的难民。我们 也针对纽约的拉丁美洲移民以及欧洲城市里的北非移民进行了对比研究,从2003年开始,我已经从事移民问题研究将近20年了。

移民问题是现在的热门 的话题,现在的移民问题和您二十年前刚开始研究时有什么不同呢?

有趣的是人们这样觉得是因为媒体总是喜欢强调新的东西,移民问题确实有新的波动和转向以及新的特征。但是移民叙事,其动态过程, 人类悲喜剧, 结构性问题基本上(与20年前)是一样 的。所以说,事情变化的越多,就越发显示出本性难移。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理解新的移民危机会更容易,因为从前的研究者已经发现类似的事情在过去发生过了。

移民现象在多大程度上被政治化(politicized)了?

移民已经伴随我们很长的时间了。这现象会一直继续下去,没有哪一个国家能永远完全禁止移民。但不幸的是,穷极我所知道的历史,这个问题 就一直被被政治化。公众对移民有诸多误解。尤其是因为政治家们长久以来在不同的场合里操弄这个话题以获取短期的政治利益。因此移民被 政治化是一直在反复发生的事情。然而,我每天接触移民群体,他们的生活和他们所经历的事情与 大家从政治家口中和各类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的有非常大的不同。

我的研究致力于理解在我们身边过去发生的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来提高我们对移民现象的理解。如果我们看一看各种各样的数据的话,我们会发现移民现象给我们带来的机遇远远超过问题。

最新的人口普查显示,如果没有移民的话,美国的人口数量实际上会下降。因此,如果没有移民的话美国会经受劳动力短缺,是吗?

是的,尽管 有些人认为移民的减少 并不是 一件坏事,尤其是当这意味着能够确保白人占据美国社会的大多数时。但是移民并不是一个“替换主流群体” (great replacement) 的阴谋,而是意味着保持美国一直以来的经济增长,文化多样化,以及科学和技术创新的成功轨迹。在我们目前所在的经济系统中,引进新劳动力是保持经济增长的主要方法之一。文化差异会随着家庭世代更迭和时间而逐渐消失。此外,我们正在讨论边缘的变化。美国社会的绝大多数 — — 超过80%的人口依然会是美国本土出生的人。

在新冠疫情早期,人们非常惧怕疫情,这是 正常的。那个时候降低航线数量,降低入境人口数量和难民接收数量是合理的。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第42条”法案(Title 42)允许政府在海关禁止有健康风险的人入境,甚至有些寻求庇护者也被遣返回墨西哥等待进一步指示。

然而,仅仅在美国,我们就因为新冠疫情失去了超过一百万人的生命。人们同时在担心着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则因为新冠导致的死亡,移民减少,人们拒绝重返劳工队伍而进一步加剧。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导致了劳动力短缺。

所以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关系重大的移民下降,而如今美国一对夫妇平均生育两个孩子,这使得美国的人口增长几乎停滞。如今的人口数量若没有移民进入的话将不会增加。下降的人口增长率同时意味着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以及美国在海外影响力的下降。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人们就会发现自己的收入下降,而同时又必须花更多的钱在商品和服务上。我不认为我们的社会已经为上述状态成为生活日常做好了准备。如果我们停止吸收移民,创新,人口和经济的增长就会转移到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去。

在你将近20年的研究生涯中,什么是能让非此领域的人最感到惊讶的?

让所有人知道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想离开他们的家乡非常重要。大多数人都想在故乡附近生活,因为他们的爱人,朋友和家人在那里。那是他们熟知的地方,他们有着无尽牵挂。只有很强的驱动力 — 比如侵略战争,饥饿,或者上佳的教育和就业的机会才会使人想要离开自己的家乡。

另外一个人们需要知道的重要事情是,世界上仅仅有3.5%的人生活在与他们出生的国家不同的另外一个国家。在中国国内流动的人口已经几乎和世界的移民人口总和一样多了。国际移民对于移民群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现象 — 这关乎许多个体和家庭的未来,但是与世界人口总数对比来看,国际移民只占据着非常小的比例。这并不是由于移民逮捕遣送政策和边境的围墙造成的。

所以,我们实际上是在讨论一个特例,不幸的是,政治家和其他一些人让国际移民听起来像是主要问题。

人们也许会认为移民更有可能犯罪,但是事实刚好相反。移民对比美国出生的人来说犯罪的可能要小很多。他们同样也更少地使用毒品。

边境围墙(The border wall)是不宽容主义和种族主义污名化这一地区的人群的一个标志。国内政治;寻找替罪羊的需求(scapegoating);错误的信息;吸引人眼球的移民大棚车,边境营地以及穿越边境的人的照片共同煽动了反移民的政策和言论的出现,然而却没有提供关于事实的全景和真实表述。围绕着移民问题有很多传闻,但是如果我们去查看在不同社会,不同时期,无论是定量的还是定性的资料,我们会发现事实基本上和人们想象的相反。这也是为什么关于移民群体的学术研究如此重要 — — 为移民叙事正名。

Original published in English here: Immigrants are only 3.5% of people worldwide — and their negative impact is often exaggerated, in the U.S. and around the world (theconversation.com)

Translated by Bulin Li, Yutong Deng, and Chenyang Xiao.

--

--

Ernesto Castañeda

Ernesto Castañeda

Ernesto Castañeda is the author of “A Place to Call Home” and “Building Walls.”